五行缺黄少

《楚亡》

/鄙人拙见 欢迎指正/

特点

1. 历史为主,文学为辅,结合想象,合理推断。

2. 作者亲赴本地,拍照记录。

3. 有图片,除了作者的游拍还有作战的路线图。

4. 一个大事件为一个单元,单元里是促成事件的原因和人物,单元开头是作者对该起事件的概括,单元最后是作者亲赴本地的游记感想。

5. 附录有纪事年表,有分历史规范的年表和各国的年表,后还附有记着项羽和韩信的生平事迹的年表,还有后人对那段时期的评论原文。

感觉作者略偏向刘邦,逻辑是刘邦成功的关键或者项羽失败的原因,当然也有写到刘邦失败的时候,但是最后会加一段刘邦对这次失败的总结教训或者从历史的宏观角度对这次战役的评价,是谁获益更多。

虽说本人私心...

可不就是花城吗

[青黄]字母系列-G-

-如果你和你爱人同时拿到水杯,两人都想喝水,你会怎么做以及你爱人会怎么做?-

现下黄濑跑去厨房找水喝,发现桌上有一杯装了水的玻璃杯,毫不犹豫地伸出手抓住了玻璃杯,只是突然旁边也冲出一只手,也间接地抓住了玻璃杯。黄濑的手一下被温暖包住。

黄濑转头,是青峰。青峰也一脸惊讶的表情。

黄濑刚想开口说话争取喝水的权益,青峰却突然上前用另一只手环住他的腰,头凑到他耳边,吹气,富有磁性的声音出现,挑着他的心弦:“一起喝。”

然后抬起拿着玻璃杯的手,慢慢靠近他的嘴。

停停停停!受过良好教育的思维非常自觉地停下脚步。可是想到这里,黄濑已经止不住地脸红了,嘴里叨叨念:“这样的小青峰好帅~”

不过很快他...

【伞修】死循环(已参本《风吹叶落,群芳悉赏》)

【伞修】死循环/参本《风吹叶落,群芳悉赏》

聒噪的夏天,连空气都填充着扰人的躁动,知了不厌其烦地放着不变的声波,一阵一阵地撩动人们心中仅有的耐性。一起送进来的还有染上淡金色的阳光,照射出空气里沉浮的尘埃。叶修百般无聊地吹着空气,把落下的尘埃吹得又在空中打了个转,然后一转眼不知道飘到哪去了。

“苏沐秋啊——”

拖长的音听的人更加烦躁,苏沐秋好不容易从电脑主机后面抬起头,撩起衣服擦了擦汗,才回应道:“什么?”

“还没行啊?”叶修觉得自己快和尘埃同化了,风扇坏掉了,连电脑也坏掉了,游戏任务什么的都做不了了,有句话叫什么,时间就是金钱,他得抓紧时间做完这次代打拿钱啊,他上辈子做了什么事这辈子非...

【黄少天生贺】#喻黄##26字母系列#(T-Z)

-T- 

「treasure」 

“少天,喝水。” 

“诶好。” 

喻文州把水杯放到桌上,放在一缕阳光泼洒下来的区域里,无声洒落的阳光刚好融进水里,映出的水影斑斑驳驳。 

黄少天忙完手上的事,去拿水杯,却愣在那里。 

被阳光照射的水现出它柔情的一面,沉在水里的蓝宝石就像待在另一个时空,那样安静。刚厮杀在枪林弹雨的网游里,一时兴在头上的激情平复在水面下,连带自己也安静下来了。 

“漂亮吧。”喻文州的声音在耳边出现,也是那样轻柔的,像是怕吵醒了水中的珍宝。 

“嗯好漂亮,像文州一样。文文静静的。”黄少天转头也压...

【黄少天生贺】#喻黄##26字母系列#(G-L)

-G- 

「glass」 

喻文州用的是玻璃杯,黄少天用的是马克杯。 

黄少天每次看到喻文州拿着玻璃杯喝水眼睛就特别直溜溜的。喻文州除了心脏的时候都很亲切温和,而玻璃杯又是干净剔透的,两者简直是天生一对,别说会吃醋,他还特喜欢拿着玻璃杯喝水的队长,喜欢得他不停地在床上打滚。 

嗷呜他什么时候也能有一个玻璃杯!他也想像队长那样帅得不可理喻!每次黄少天都会在心底这么哀嚎。但是他还有个马克杯。 

黄少天也喜欢他的马克杯,上面印着Q版的索克萨尔和队长,能不喜欢么。每次冲什么饮料来喝都会洗的白白净净的。 

只是有一天“哐当”一声吓了一训练室...

【黄少天生贺】#喻黄##26字母系列#(A-F)

-A- 


「apple」

 
黄少天会随身带着一个苹果,在训练营的时候就看见每次训练完就会拿出个苹果,有时还会边训练边叼这个苹果。说不在意是假,每次看到苹果就会想起黄少天。啊对,如果看到一张桌子上放着个苹果,但没看到人的话,那肯定是黄少天的位置了,就像苹果为黄少天代言一样。 

他就不怕苹果被人拿了么?

事实上还真没人拿过。魏老大带回来的人,你敢惹么? 

咳咳,跑题了。 

后来和黄少天熟起来,喻文州就问过。那时黄少天抛了两抛苹果,绽出一个可以让女生尖叫的笑,帅帅地说:“A day eat a apple,doctor can go away...

黄少天生日快乐(OvO)

有你的夏天 【高绿】

“喂小真,成绩排名已经出来了你不去看么?”高尾向后支着椅子对坐在后面的绿间说。

“与其花半天时间挤在人群里看不用猜都知道的排名,不如把剩下的数学题做完。”绿间用手推了推眼镜,有那么一瞬间发生了镜面反射,那是专属尖子生的胜利动作。

“也对,小真的成绩总保持在年级前五,都没掉过呢。”高尾用手枕着头,一下没一下地顶着椅子。

那种毫不在乎的态度真让人羡慕。

“倒是你,再不努力的话,就考不上重点大学了吧。”绿间不由自主地加重语气,高尾浓密的黑发不知为何有些惹眼,想着什么时候去摸一下是否像它看上去的那么柔顺。

真不知道他怎么会有这种想法。绿间又推了推眼镜。

“重点大学啊……”高尾并不知道刚才的...

© _唁 | Powered by LOFTER